名山区委宣传部 名山区文明办 主办

名山文庙 两千年的“崇文”见证

  棂星门上的石兽

  一通牌坊,何以“棂星门”的名字矗立山顶?挺立其中的精美石兽,迎来送往多少读书人。

  一座石桥,为何冠以“状元桥”之名,昂首飞翔的雕龙,承载了几多寒窗梦想?

  一座文庙古建筑群,穿越辗转变迁的世事沧桑,传承两千年未曾断绝的求知渴望,听现世书声琅琅。

  名山文庙,在名山区的城区内矗立了不知道多少年。

  4月,对于名山区文物管理所所长邓黎民来说,是一段令人焦心和兴奋的日子。在“4·20”芦山强烈地震中,名山文庙古建筑群一度受损,文物管理人员非常担心。而就在震后不久,今年4月28日,由国家文物局公布的第七批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中,名山文庙古建筑群位列其中。

  名山文庙,“4·20”芦山强烈地震中名声在外,那么,它有何魅力能成为国宝?

  月华之巅的“文圣殿”

  名山区城内,一座苍翠柔美的山峦俯视着城区,与蒙顶山遥相呼应。此山在不知多少年前,就有一个优雅而又柔美的名字:“月华山”。

  在名山当地人的口中,“月华山”的名字少有人提及,而常用“文庙山”来称呼。因为月华山上有一个庞大的古建筑群“名山文庙”。

  7月2日,在炎炎夏日的午后,登上月华山之巅,叩响名山文庙的历史回音。

  沿着100多步水泥阶梯,登上山顶。

  这里现在是名山中学校区,名山文庙就坐落在校园里。进了校门,抬头就见“万重绿中一点红”,绿树和灌木掩映中,一块清代石牌坊兀然耸立,其色如火,热烈醒目。

  不过,在经历了“4·20”芦山强烈地震后,红色的“棂星门”受到一定程度损害。震后不久,名山区文管所所长邓黎民和同事们一起,用数根木条搭起了支架,支撑着“棂星门”,让其在余震中也巍然屹立。

  “棂星门”是名山文庙入口。穿越此门,可见四座雕龙石拱桥并列于伴池之上,这是名山区颇负盛名的“状元桥”。穿门过桥,两排雕花厢房如巨臂般环绕成一个院落,厢房庑廊之间的通道唤作“大成门”。和此门相对的便是文庙建筑群的主建筑“大成殿”,再后是孔圣人的祭祀之所“崇圣祠”。

  据《名山县志》记载,名山文庙建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建立之初,包括万仞宫墙、棂星门、伴池、大成门、庑房、大成殿、崇圣祠等建筑。不过,万仞宫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被拆除,如今我们还能看到其他的古建筑群。

  名山文庙占地面积达六千多平方米。棂星门和崇圣祠之间为建筑中轴线,整个古建筑群就分布在这条中轴线上,呈东高西低,层层递进之势,沿袭中国古代建筑学的对称传统,于紧凑结构中尽显大气磅礴。在四川省现存的古代文庙建筑中,无论规模还是艺术价值,名山文庙都坐得上“一把交椅”。

  青山学府之中,何以坐落如此规模的文庙?

  据邓黎民介绍,名山文庙始建于明正德九年(公元1514年),原址在月华山脚下的名山县城边缘。明末清初之际,张献忠麾下“大西军”屠川,后清军西进兵火复起。兵荒马乱之中,名山文庙原址尽毁。到了清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名山知县王宝华应百姓感怀孔圣人之求,将文庙迁建于月华山顶,并募捐白银上万两扩建。

  王大人早已作古,而经他操持重建的名山文庙,则带着旺盛文气完好地走到了今天。

  至尊威严媲美皇家

  众所周知,文庙是我国历代封建王朝祭祀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孔子的庙宇。它往往是一组具有东方建筑特色、规模宏大、气势雄伟的古代建筑群。

  名山文庙背靠着西南群山,于雕梁画栋和巍峨“宫墙”之中,隐隐透出至尊大气。

  名山文庙建筑群不仅规模大,同时也极具艺术研究价值。这个由石牌坊、石桥和三座大型木制建筑构成的建筑群,拥有众多精美的建筑构件。大成殿上斜出的飞檐下,有龙头斗拱昂首四面。厢房内交错的梁柱旁,可见刀工精湛的雕花板。

  文庙内随处可见浮雕,从美好祝愿到古代演义里的经典故事,都可收入眼底。每一根支撑建筑的立柱下都有柱墩子,其上刻满了图案。经过清朝工匠的精心打磨,戏珠的双龙和飞舞的凤凰盘绕其上,还有老老实实“镇守”房基的神牛,头顶房柱上百年,历经风霜却依旧栩栩如生。

  这些建筑艺术珍品的背后,折射出的却是千百年来,一个民族对“文化知识”的崇敬和渴望。

  由于孔子创立的儒家思想对于维护社会统治安定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历代封建王朝对孔子尊崇备至,从而把修庙祀孔作为国家大事来办,到了明、清时期,每一州、府、县治所都有孔庙或文庙。其数量之多、规制之高,建筑技术与艺术之精美,在我国古代建筑类型中,堪称是最为突出的一种,是我国古代文化遗产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长达两千多年的时光中,中国人心中的“孔子情结”一直处在不断变化中。最初,这种情结是对一位卓越思想家和教育家的尊崇。后来历经岁月辗转变迁,渐渐转变为对“有学之人”和“治学之人”的敬仰和向往。

  遍布全国各地的文庙,成为这种情结的载体。名山文庙建筑群所透出的“至尊大气”,承载了传统文化中对大学之人的极致敬意。

  邓黎民说,这种敬意甚至达到“皇家”水平。

  棂星门上挺立着四座石兽,吉象、金狮、麒麟、灵蟾,都是古代寓意吉祥的神兽。在古代,这类石刻神兽在寻常建筑中绝难见到,唯皇族贵戚方可拥有。而状元桥上沿桥栏雕琢的八条游龙,在古代更是“御用”之物。

  高达十三米的大成殿前,一块硕大方正的浮雕石板镶嵌在阶梯上。石板四边都刻有图案,似牡丹盛放也如巨龙摆尾。石板中心原亦有浮雕,现在已难以辨认。

  “这块石板可不能小看。”邓黎民说道,“石板中心以前刻有一条蟠龙。这样的构建在故宫等皇宫建筑才可以见到。它的专业名称叫‘坍’,是至尊权威的最高象征。”

  文化传承,明天的使命

  历史上的孔庙有两千多所,根据其性质或类别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孔氏家庙,二是国庙,三是学庙。名山文庙,正属于学庙之列。

  名山文庙,作为“学庙”而被完整地保存至今,让我们看到了昔日,乃至延续至今的“崇文”思想。

  学庙或称庙学,在古代中国就是以办学为宗旨的将学习儒家经典的学校与祭祀孔子的礼制性“庙宇”相结合的国家行政教育场所和祭孔场所。它由政府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直接管理。

  与所有的学庙一样,名山文庙,也重在“学”字上。

  行走于名山文庙的屋宇庑廊之间,不时可以看到散落在地上的红色墙灰,一些建筑构件也有松动迹象。

  “这都是地震闹的。”名山第一中学的陈老师说道,他天天都到文庙的庭院里锻炼身体,对这些古建筑很有感情。

  2007年刚刚成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山文庙,在经历“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又一次在“4·20”芦山强烈地震中受到了较大损失。大成殿,崇圣祠,廓庑等建筑屋顶的青瓦大量掉落,棂星门出现塌陷,部分建筑构件也已经脱落,受损面积达上千平方米。

  痛苦之后却是喜悦,当4月28日名山文庙被列入国家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时,令名山区文物界的人士为之赞叹,不过也令他们感觉到身上的担子愈发沉重。

  透过棂星门,将目光穿过“状元桥”,大成殿的孔子塑像屹立后面的院坝,南北两庑廊下的名山历史陈列馆分外耀眼,而布满精美雕花的崇圣祠,已成为“名山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厅。

  “对名山文庙的修复和管理,我们正上报相关部门,作相应规划。不仅文庙受损部分将得到加固和维修,对这个古建筑群的管理和利用也将更上一层楼。”邓黎民说。

责任编辑:雷佳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