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区委宣传部 名山区文明办 主办

名山新春马马灯“拜年”

马马灯

  马马灯兴起于明、清时代,是人们自娱自乐的灯戏,因它热闹、吉利,受到家家户户的欢迎。玩灯的人都是壮汉子,晚上凭借灯笼、火把,爬山、过河,走小路,转院子,一户不漏地“拜年”。农村的一些大院子,为了迎接耍灯的,一般都燃起香、烛,待灯耍过之后,几家人都一齐端出白生生的馒头,甜蜜蜜的醪糟,还有白酒、凉菜等,招待耍灯的人。一般的住户,都会递上好烟,还要给一个“红包”,里面有几元、几十元、上百元不等,作为酬谢的“喜钱”。 

  “走,到名山前进去看马马灯!”1月25日,名山区前进乡六坪新村热闹非凡。

  该乡马马灯艺术团的演员们,敲起锣鼓,耍起马马灯,引来众多村民观看。

  马马灯,是名山区乡间流传的一种独有的民间艺术形式。

  如今,马马灯已是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们需要留住名山人的记忆,今天专门来拍摄一个宣传片。”当天,名山区摄影家协会主席袁明带着自己的摄影团队,全程拍摄了马马灯的表演过程。

  名山区前进乡马马灯艺术团负责人,也是马马灯表演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郑朝仁,带领自己的团队,为观众们表演一场名山文化记忆里的马马灯。

  传统文化,春节喜庆的符号

  两个幺妹手持竹扎彩布糊成马头状,两个马牌(花鼻子)持马鞭,四人且歌且舞,一唱众和;还有两人两手持彩杆灯笼站于场外,另有主唱和锣鼓手。锣鼓声起,场中四人舞起来……

  这种形式的表演,叫作马马灯。

  1月25日,茶乡的积雪还未化完,马马灯的表演给六坪新村的村民们一场视觉盛宴,让他们感受到迎春的气氛。

  当天,袁明和自己团队的摄影师们忙个不停。

  “每年春节前后,是马马灯最活跃的时刻。”袁明每年都拍摄马马灯,今年他准备用视频和照片等各种形式拍摄,展现马马灯的表演艺术。

  在新年里,表演队的队员背着马马灯,唱着吉祥如意的曲子,走着“粘粘步”(八字形的独特步法),走街串巷给人们拜年,这就是名山区传统的马马灯。

  在名山区很多乡镇,过年看马马灯是不可缺少的年俗。

  在名山茶人蒋昭义的记忆里,马马灯一直在乡间转悠,为人们的节日增添喜气。

  对老百姓而言,马马灯是乡间地头的“草根戏剧”,更是拜年讨好彩头的喜庆表演。色彩斑斓的马马灯和表情丰富的表演者用马灯、马牌书写吉祥和祝福。

  马马灯和马牌的框架由竹子编扎而成,外面裹上彩布。为了增添喜庆气氛,表演者还会在马身上绘上寓意吉祥的图案,在举起的彩杆灯笼上写满了祝福的话语,“风调雨顺”、“恭贺新禧”、“人寿年丰”、“吉祥如意”等。

  马马灯的表演形式以“演唱”和“破阵”两种形式为主,马牌领唱,幺妹附和,唱词更是信手拈来,即兴发挥。幺妹提起“马头”,每段唱词后,要走上一段八字步串场。在演唱的过程中,打鼓、吹唢呐的十来个人尾随其后。一场表演锣鼓喧天,好不热闹。除了演唱这个表演形式外,表演者在拜年的过程中,还要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来 “破阵”,主人家看了过后,总会给个红包作为谢礼钱,钱多钱少没有规定。

  实际上,马马灯在名山区流传久远。

  马马灯的表演形式一般为四个人:两个幺妹、两个马牌,四人且歌且舞,一唱众和;在舞完一段后,由马牌领唱,幺妹相随。乐队主要以川剧锣鼓中的四大件:锣、钵、鼓、马锣等打击乐为主,讲究排场的还伴以唢呐吹奏,更显热烈气氛。道具以竹扎彩布糊成马头状,持马鞭,辅以彩杆灯笼,上书“五谷丰登”、“恭贺新禧”等吉祥用语。幺妹提起“马头”,每段唱词后用粘粘步穿线表演马奔腾的场面,十分喜庆热闹。

  原始的马马灯,表演者的服装都是大红大绿,唱词语言也多为村言俚语,内容主要为恭喜发财、年年有余之类的祝词,幺妹是由男角反串。马马灯属地方民间灯彩,人员精,道具独特,形式简单,动作单一,表演灵活,易教易学。人们在辛苦的劳作之后,这不失为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

  “这是名山人春节的记忆,喜庆的象征。”袁明说。

  历经磨难,马马灯曾现辉煌

  “正月里来(哟)是(哟)新春(哦),牵起马马(哟)贺(哟)新春(哦)……”

  主唱是六坪村72岁的郑朝仁,他是马马灯表演活动的传承人,他从20多岁就开始融入到这项活动中。

  从上世纪30年代起,马马灯就在名山各个乡村里表演,以“演唱”、“破阵”两种形式表演,曲牌简单易学,群众喜闻乐见,常于春节期间走村串户。

  经过70多年的发展,马马灯被名山人以别样的风情重新演绎,保留了下来。2006年10月,名山马马灯被评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然而,马马灯曾在名山人的视线里消失过一段时间。究其原因,是马马灯的传统技艺在新时代新的文化生活的冲击下,暴露了它的缺点。

  “马马灯的表演方式有些单调,渐渐与见多识广的年轻人拉开了距离。”蒋昭义说,“不过,张炳林在世时,曾一度将马马灯进行改进,让马马灯出现一度的辉煌。”

  时间倒回到1984年, 名山区原老年协会的张炳林新编的马马灯《农家乐》发表在四川《大众文艺》。

  他在文章中将戏剧以原有的音乐样式、表演形式作为基调,在表现方法上做了改革、加入了快板说唱,将一派“人寿年丰,农家欢乐”的气氛烘托得格外淋漓尽致。

  文章发表后,引起了相关文化人士的重视,张炳林也四处奔走,寻求马马灯新的发展之路。

  2002年,由张炳林争取多方支持,成立了“民间文艺演出队”,这些人由名山区前进乡和永兴镇爱好表演的人员构成。到2006年时,该文艺队由雏形发展到小有规模,共有30多人,80%都是年轻人。

  张炳林再次对《农家乐》作了修改,使唱词更有现代气息,几乎囊括了农家生活的各个方面:饲养家禽、超市购物、婚礼喜庆、甚至还包括了平时打麻将斗地主等休闲活动。

  “张炳林与表演队一起排练,一起将表演完善。”在郑朝仁的记忆里,张炳林在世时,名山区很多年轻人被马马灯的艺术形式所吸引,表演爱好者也越来越多。

  郑朝仁还记得,2007年1月30日,新编马马灯《农家乐》正式首次亮相,得到了各级领导的一致好评。演出队多次在茶业协会的内部聚会上表演,也应邀到各县巡回演出……

  马马灯在走村串户中,名气越来越大。

  然而,马马灯的传承成了问题,在名山日渐衰落。

  2012年春节,马马灯并没有在名山乡间表演。原因是从2011年张炳林重病后,就没有人组织,而2012年,张炳林和郑朝友相继去世,马马灯的传承就成了问题。

  80多年过去了,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马马灯,在相关传承人的努力下,有过盛极一时的风光,随着传承人的相继去世,马马灯又渐渐没落。

  尽力传承,留下名山民间记忆

  “传承民间传统文化,让更多年轻人知道我们马马灯的表演艺术。”郑朝仁说, “我们将马马灯的表演艺术传承下来,也在不断地培育新人。”

  当天,马马灯分别在前进乡六坪新村和楠水新村表演,这种极具地方特色的文化活动得以传承,极大地丰富了当地群众的精神生活。

  马马灯曾经是名山区春节期间主要的娱乐方式。马马灯走到哪儿,“撵灯”的小孩儿就跟到哪儿,孩子们三五成群,议论当天“幺妹”的扮相好不好看,跟着马马灯的“唱口”唱,虽然孩子的唱腔不纯正,但也喜庆热闹。

  马马灯作为名山本土的文化形式,反映了名山区主要是农村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变化,应该及时给予保护和传承。

  马马灯的唱腔和表演,在名山人的生活中渐渐远去。

  在名山区文化部门找到的相关资料表明,马马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其传承人张炳林和乡村表演人员的发展下,马马灯一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从2007年到2011年,每年春节,在名山区前进乡和永兴镇,村民们都能欣赏到马马灯的精彩表演。

  马马灯走向它最辉煌的时刻,张炳林四处奔走,希望将马马灯申报成“省级非遗”。

  “不但要在名山发展,更要将马马灯塑造为名山的品牌,走向全国。”郑朝仁还记得当时张炳林所说的豪言壮语。

  几年前,永兴镇成立一支马马灯表演队,主要表演创新之后的马马灯节目。

  “我们会表演,但需要有人来带头组织。”郑朝仁是名山区前进乡老年协会的负责人,在他的家里还保留着他参与演出的服装和道具。

  2015年,在郑朝仁的组织下,名山区前进乡马马灯艺术团正式成立。郑朝仁根据多年的经验,编排了很多具有新时代特色的剧目。

  在1月25日的表演拍摄中,郑朝仁和袁明一起商量,让马马灯在新村里表演,并结合乡村实际,让马马灯展现出新的活力与生机。

  50多岁的喻元祥和妻子李雪芬是前进乡马马灯艺术团的演员。当天,喻元祥扮花鼻子,李雪芬持“马马”,夫妻俩一起演出。

  “我们很喜欢这个表演,我们也希望能将马马灯传承下去。”喻元祥说。

  据名山区前进乡党委副书记鄢晓琴介绍,从2014年开始,前进乡党委政府就和郑朝仁一起努力在乡里物色马马灯表演艺术人才,尽力将马马灯传承下去。

  现在,表演队里有77岁的老人,也有30多岁的年轻人。

  “能留下马马灯的表演艺术,是我们共同的心愿!”郑朝仁说,“我们在传承的同时,也在努力创新,争取将其申报成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责任编辑:吴诗晨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