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区委宣传部 名山区文明办 主办

4万颗芽头制一斤春茶 名山男子坚守传统30年

黄芽的制作过程大约需要17道工序。

经高温炒制过后的芽尖被迅速取出,抛在揉茶笠里反复揉搓,一分钟要揉搓上百圈。

包裹芽尖发酵的草纸是柏老四专门从云南找到的竹纸。

簸茶也是门手艺,手上功夫练了几十年。

为了抓紧时间制茶,制茶人的午饭都非常简单,大伙围坐一圈就吃一个独门菜。

  200多度高温的铁锅里,一双青筋鼓胀的大手在快速灵动地翻炒近万颗鹅黄色茶树芽尖,白烟顺着锅沿蒸腾而起,一股淡淡的甜香在空气中弥漫。

  200多度高温的铁锅里,一双大手在快速翻炒……锅里,是近万颗鹅黄色茶树芽尖,白烟顺着锅沿蒸腾而起,一股淡淡的甜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两三分钟后,经高温炒制的芽尖被迅速取出,抛在揉茶笠里反复揉搓……

  每年清明前,名山徐家沟村的柏月辉,都会在村中古祠堂里制作一种手工黄茶。

  “今年茶树发芽比往年晚了10多天不说芽头还冒得少。”柏月辉很是担心今年制茶的时间不够多了。30年来他还在坚守传统,采用“三炒三包”的技法制作一种特殊的手工黄茶-黄芽。

  柏月辉是土生土长的徐家沟村人,祖上几代都是茶农。他在家排名老四,当地人称他“柏老四”。

  3月24日,名山阴雨不断,僻静的徐家沟里少有外人,老远就能看见古祠堂门前停了四五辆浑身沾满泥水的外地汽车,都是在此守候新茶出锅的买家。

  进走祠堂,竹篱笆墙下4口炒锅一字排开,柏老四和几位师傅正埋头杀青没搭理任何人。

  “你们是来找我爸的哇?”一俊俏妹子迎上来解释说:“今天刚送了些新鲜的芽尖下来,必须要抓紧炒制,时间一久变了味,那就糟蹋了。”她是柏老四的女儿,没事时总来这里帮父亲招呼客人。

  黄芽的选采十分考究,在春茶萌动第一波,茶园内出现10%嫩芽时即行开采。只采肥壮饱满长度在1.5CM左右的独芽,一叶一芽初展,过了,不行;独芽太瘦不饱满,也不行;虽然饱满,但短了些还是不行。古人曾用“淡淡鹅黄掇嫩枝”来描述它的鲜嫩度,要做一斤上好的黄芽竟然需要采摘四万多颗这样的鲜芽方能制成。

  一位壮年采茶工,从早采到晚采上一天,也仅能收获四五两。

  直到中午吃饭时,柏老四他们才起身。他伸出大手和我一握,我心中不由得一惊,这是一双什么样的手呀。我轻触他的指尖和手掌,好几处已经坚硬如磐石,手掌中心和几个指尖是一层厚厚的黑褐色老茧。

  柏老四说,炒锅温度高达200多度,非常烫手,一不小心就被烫起一手的水泡,接着水泡变血泡,血泡变老茧,加上茶碱的染色整个炒茶季双手都是如此。不懂的外行人还以为他们常年没把手洗干净。

  为了抓紧时间制茶,制茶人的午饭都非常简单,大伙围坐一圈就吃一个独门菜,疲乏的要喝上两口小酒。这个季节是他们最忙碌的时段,许多人都要从早上6点一直要忙到后半夜。柏老四为了制作黄芽曾经三天两夜没合眼。黄芽的制作过程大约需要17道工序,三杀青三包黄一提香一整理用时少则三天多则一周,比起大众熟悉的绿茶来要繁杂得多还有风险。其独特的“黄变”过程全凭制茶师傅的“经验”,在初包、复包、复炒过程中,温度、湿度与“黄变”时间的掌控,都凭感觉。大晴天采芽和阴天采芽,上午和下午采摘等气象因素,都会影响“黄变”过程。

  其步骤环环相扣还都要恰如其分,其中一道工序失误,就会全盘报废。30年里柏老四也做砸过几次,黄变不到位,即不绿也不黄;黄变过头,既不红也不黄;那种独特的甜香味始终没有找到。一旦失败时间窗口就错过了,这一年你都没机会重新来过。(记者谭曦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唐弋涵

推荐阅读 »